<th id="1ptfl"><listing id="1ptfl"><dl id="1ptfl"></dl></listing></th>
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<noframes id="1ptfl">
<var id="1ptfl"></var>
<var id="1ptfl"></var>
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在急诊室,被家属放弃的病人

(2019-04-16 17:14:00)
深夜急诊室:丈夫自杀被抢救过来时,妻子早已?#24613;?#22909;寿衣

 

《我不是药神?#38450;?#26377;句台词: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穷病。”死亡仿佛才是这种“病”的医生。自杀,是他为苦?#26408;?#33829;的家能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故事时间:2018年

故事地点:重庆

2012年毕业后,我入职了重庆的一家医院。在呼吸内科、骨科和妇科呆了三年后,我转到了医院的急诊科。

2018年12月的一天下午,120的医生打回电话通知,马上要送来一个从高处?#32929;?#30340;病人,让我?#20146;急?#25250;救。

患者到达抢救室,做过最基本的生命体征评估后,我发现他比预期的情况要好,很多从高处坠落的患者一来医院就已经处在濒死状态。

“他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的,受伤多久了?”我询问和伤者一起来的家属。

深夜急诊室:丈夫自杀被抢救过来时,妻子早已?#24613;?#22909;寿衣

作者图 | 医院

“他自己从二楼跳下来的。我们家?#25250;?/SPAN>偏,路又窄又烂,前几天下了雨,路上全是稀泥巴,我喊邻居用车把他推到大马路上,救护车才接上他的。”她的鞋子上糊的全是烂泥。

那一块农村家庭的自建住房,房子一楼一般?#32654;?#24453;客做饭,二楼住人,高?#20154;?#20116;?#20303;?#20294;如果伤者决意自杀,二楼仍是个?#38480;?#30340;选择。

在评估了患者的伤情?#24066;?#21435;放射科后,我们开辟了急诊绿色通道,带他做了头胸腹部脊椎等重要脏器的CT检查。

拿到检查结果,我对着伤者的妻子,简要?#24471;?#20102;情况:他的胸部很多肋骨已经断裂,双肺被严重压迫,导致呼吸困?#36873;?#38656;要在胸部插根管子,排出气体后缓解,至于肝脏?#22270;?#26609;的损伤,目前不致命,但必须要住进重症监护室住院治疗。

我以为她听到这些话后会松一口气,?#20260;?#19968;言不发。我想起之前护?#39063;?#21516;她去挂号、缴120 救护车费时,她从布满裂纹的包里拿出一把零钞。一百多元的费用,收费人?#31508;?#20102;半天才点清。

想到这里,我对她说:“如果你丈夫不慎坠楼,可以医保报销的。但特意自杀自残,医保就不给报账了。”这?#21069;?#31034;她在签署《受伤原因告知书》前,想好丈夫摔伤的原因。

“村委会一直喊我们买医保,可是那玩意一年要两百块,我们就没买。他前些天忽?#35805;?#36793;身子?#34987;?#20102;,送他到医院,照了个CT,医生说是脑出血,手术的前前后后要花好多钱。我们商量了一下不治了,把他带回家。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低,到后面已带着哭腔。对贫困的家庭而言,生存本身,就?#26408;?#20102;全部力气,没有多余的钱再为生活上保险。

无止境的医疗费用,就像一个无底洞。为了活下去,她只能放弃曾一起奋斗多年的丈夫。

在急诊科这些年,我见过各式各样的家属,其中不乏那些将早已病入膏肓的患者送到急诊科“走过场”的,一同来的还有一大帮亲戚邻居,甚至带着早就?#24613;?#22909;的寿衣。

当医生告知“病情太重,抢?#20219;?#25928;?#31508;保?#20182;们如释重负了一般:至少作为家属尽了力,还让亲戚和邻居一同见证了最终抢?#20219;?#25928;的事实。

我也没少见过饱受折磨的患者。为了摆脱无尽的病痛、不愿拖累家人,他们甚至会选择自杀,多数为老年人。

我明白了,女人此刻送丈夫来医院,只是为了走过场。?#20260;?#19976;夫只有四十出头,跳楼造成的多处脏器损伤,都没到重病不治的地步。

在谈话中,他呼吸衰竭的情况越来越重,必须马上做胸腔闭式引流排出胸膜腔的气体,去争取后面的治疗。我简要地对她?#24471;?#36825;项操作的必要性和可能存在的风险,并让她签字。

她握着笔犹豫不决,许久才问:“如果不安那个管子会怎么样……”

“如果不安,过程和被活埋差不多,而且他现在有意识,这个过程会很痛苦。”

“?#21069;擦司?#33021;治好吗?”她问这句话时明显底气不足。

“安了管子,至少现在不会死,但以后肯定会有并发症,而且脑出血也没治过,后期肯定费用不小,长期卧床需要人?#23637;恕?/P>

一旁的邻居也开口了:“医生啊,你不知道,在我们乡下,这个年龄瘫了?#20154;?#20102;还要苦,不然他也不会爬到露台再摔下去……”

我心里一沉,明白他为何会选择从二楼跳楼:脑出血后身体偏?#20445;?#20182;被禁锢在二楼,只能从?#25250;?#36339;。

我想到了《我不是药神》的那句台词: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穷病。”死亡仿佛才是这种“病”的医生。自杀,是他为苦?#26408;?#33829;的家能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感到不忍,我说:“费用的问题你先不担心,国家有相关扶贫政策,抽空去你们村委会开贫困证明来,这些费用你先不用管。越拖病人越严重,那会就真没救了!”

病人的血氧饱和度越来越低。不能再和家属啰嗦下去了,尽管她始终拿不定主意,我?#25925;?#25343;出胸腔闭式引流装置,给患者胸部皮肤消毒后,?#24613;?#25554;管。

一直摇摆不定的家属却在这时开口了:“医生,我们不治了,现在就回去……”

妻子签署放弃治疗协议后,我只好眼睁睁看着中年男人被抬出抢救室。接着,她把氧气管一把扯下,男人很快瞪圆了眼,嘴唇和?#19988;?#36824;在拼命地翕动,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。不安装管子的话,他撑不了太久就会死亡。

医生?#26412;?#20102;,会变得越来越冷血和麻木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慢慢认同了这个观点。急诊室,就像一座修罗场。

这个病人才从抢救室被抬走,另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便被送了进来。

他腹痛了很多天,觉得是普通的“胃痛”没重视,间断在药店买点廉价镇痛药,可症状却加重了,熬不下去了,大爷才到当地卫生院就诊,考虑可能是胃穿孔,他被送了进来。

因为胃部穿孔,胃里的消化液和食物残渣从破洞进入了?#39592;?#36896;成感染,因为?#23383;?#30340;刺激,原本柔软的腹壁变得像木板一样坚?#30149;?#20182;必须要接受急诊手术,把穿孔的地方修补好,再将污染严重的?#39592;?#28165;洗干净。

这个手术在普外科很常见,可麻烦的是,老爷子还有心脏病。正常人的心率每分钟不低于六十次,他一分钟只有三四十次,这样的状态根本无法接受麻醉和手术,需要安装心脏起搏器,否则他的心跳随?#34987;?#20572;止。

当他们得知心脏起搏器需要好几万,而且这个钱新农合基本报销不了后,大爷的儿子面露难色,不再谈住院手术的事。

耐不住父亲因为疼痛而略显烦躁的呻吟,面容粗粝的中年男子开口了:“医生,不就是?#20146;?#30171;,你打点镇痛针就好了,我们农村人,挣钱不容易,一上来就要好几万,还不能报销,这不坑人吗?”

“医生,要花那么多钱,我们就不治疗了吧,我儿子一家过得?#37096;唷?#22823;爷带着央求的口气对我说,“你们就给我开点止痛药吧,我回家吃药一样的。”由于剧烈的腹痛,他话说得并不利索,因疼痛而有些?#20223;?#30340;面部更是纹路深刻。他痛地咧开嘴唇,那不甚整齐的黄牙,就这样暴露在?#25250;鎩?/P>

“这个病就是因为胃破了洞,目前要严禁吃东西?#20154;?#21644;拉?#20146;?#21507;点消炎药完全是两码事。只有手术才能治好!拖得越久,就像倒硫酸进?#20146;?#37324;。”见他们完全没明白手术的必要性,我有些着急,提高了音量。

患者和家属不?#32423;?#21516;沉默了,良久,大爷的儿子才勉?#32771;?#20986;几个字:“我们再想想。”

尽管外面还排队等待着不少急诊患者,而且已经有家属嫌等待时间长开始骂骂咧咧,可看到这个一辈子可能都没享过福的老大爷年老了还要遭罪,我想再?#20801;浴?/P>


深夜急诊室:丈夫自杀被抢救过来时,妻子早已?#24613;?#22909;寿衣

作者图 | 急诊室外

我说政府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扶贫政策,即便现在没钱,?#37096;?#20197;向医院申请先治疗后付费,医院可以保证基本的治疗,在麻醉和手术时,使用一个廉价且可以报销部分的临时心脏起搏器,等以后条件好了再考?#21069;?#27704;久起搏器。

我以为这番谈话能让他们看到希望,同意住院手术治疗。回办公室处理了几个就诊患者后,大爷儿子进了我的诊断室,却一直没出声,等诊室里其他患者和家属都走了后,他才开口:“我们不治了……”

看到我有些错愕的神情,他慢慢蹲了下去,两只宽厚却粗糙的手掌捂紧了?#22330;?#31361;然,他想起耳朵上还夹着根烟,取下烟含在嘴里,看到诊室里醒目的“禁止吸烟”的标志后,他?#32440;?#28895;卡回耳廓。

“老头就我一个儿子,老太婆是瘫了的,身边根本离不开人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我的两个儿一个上大学,一个上高中,就靠我一个人在朝天门当棒棒(重庆的挑夫)挣苦力钱,我婆娘在别个屋当住家保姆。”

“你说先把病治到,以后再给医院还钱,那看病?#25925;?#24471;花钱不是。今天这些检查就花了几大百,我挑好大一担东西爬坡,爬得脚打哆嗦,一?#25105;?#25165;挣十块钱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我心里一阵发酸。如果家庭经?#32654;?#38590;,一切改变命运的努力在噩运面前,就像海边用?#25199;?#36215;的城堡,在重病来袭时不堪一击。

因为没钱,老人一?#24515;?#30465;就省,胃痛多年,也不愿去做只要一百多元的?#22919;?#26816;查。小病拖成大病,实在扛不住了,才到医院来。可就这样,最后是否决定治疗的权利也被把在家属手里。

而这些困难,几万元钱就可以解决。看着患者儿子决定放弃治疗时坚决的神情,我可以想到老人的结局:纠正不了的感染又会引起多器官功能的衰竭……最后他要受够痛苦才能离去。有这么一瞬间,我?#25925;?#24076;望这个大爷得的病是心梗,一下子就过去了。

我叹了口气,问:“你父亲也是这样决定的吗。”他仍然蹲在?#25250;錚?#20687;鸵鸟般把头埋在长茧的双手中,算是默认了。

我和大爷的儿子一起回到留观室。因为已经签字不住院手术,我让护士给老大爷打了镇痛针,他的腹痛缓解了一些,但?#25925;?#38750;常虚弱,心电监护提示心率仍然很慢,我忍不住再问?#21496;洌骸?#30495;的不打算治了吗?”

“到了我这个年?#20572;?#27809;的奔头了,不必浪费钱一家人跟着遭罪……”大爷的眼神浑浊,看不到一点光彩。他的儿子在一?#38405;?#40664;收?#23736;?#35199;,没有接话。

收毕东西,儿子搀扶着老父亲,摇摇晃晃地向大门的方向走去,我加了一句:“要不回当地医院输点消炎药吧,比不治了要好些,下面的医院报账比例还能高很多。”“要得,要得。”儿子连忙应道。

也许真的有奇迹呢?或许穿孔的地方不大,没做手术也愈合了,也许就在当地医院输消炎药,也能把?#39592;?#24863;染控制住。

可有些病,根本没有奇迹。在急诊科工作,决计绕不开农药中毒的患者,尤其?#21069;?#33609;枯,让所有急诊医生闻之色变。

临近元旦的一天,洗胃室里送来一个14岁的女孩。

“救救我女儿,你们快帮她洗胃!”女孩的母亲焦急地催促。

“她喝了什么农药,喝了多少?”

“百草枯!”她一边回答,一边将用几层塑料袋裹着的农药瓶递到我面前,气?#27934;瘫恰?#27597;亲哆嗦着手中的空瓶:“这瓶药是孩子在网上买的,一瓶都快被她喝完了。”


深夜急诊室:丈夫自杀被抢救过来时,妻子早已?#24613;?#22909;寿衣

作者图 | 洗胃室

很多喝农药的人只是一时气不过,或?#30475;?#20026;了吓唬家属,好在大多数农药中毒,只要处理及?#26412;?#36824;有救,也给了这些意气用事者反悔和活命的机会。

唯独百草枯不到十毫升,就足以致命。当女孩母亲亮出空瓶时,我知道女孩已经被判了死刑。

可是人送来了,就得治。我?#25165;?#25252;士给女孩洗胃,可女孩异常执拗,?#30475;?#25554;进鼻腔内的导管?#24613;?#22905;迅速扯下。在她伸手拔管时,我注意到她的手。双手的白皙?#25913;澹?#19968;看就没做过?#21482;睿?#21482;是腕部几?#26469;?#30446;的陈旧伤疤,极不协调地蜿蜒在?#25250;鎩?/P>

看来女孩有过很多次自杀自残的经历。她挣扎得太厉害,我配合护士按住她的手,好让护士继续安管子洗胃:“别动了,救你命!”

女孩开口说话了:“我在网上查过了,百草枯根本没得治,所以我把这一瓶?#24049;?#20809;了。”

和她对视的那一刻,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。那完全不像一双活人的眼睛,没有丝毫属于少女的活泼灵动,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深渊一样的寒意。

当医务人?#26412;?#27835;的危重患者是孩子特别是独生子女时,所承担的心理压力远比救治其他高龄患者要大得多。我正犹豫着该如何告知女孩的母亲,这个病根本无法治愈,她此刻看起来精神还算不错的女儿,用不了太久就会出现严重的肺纤维化,最后因呼吸衰竭而死亡。

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女孩看起来修养不错的母亲见女孩再次拔管,像头发怒的母狮,一只手强行扳着女孩的头,另一只手抵住女孩的下巴,对护士说:“你们赶紧给她洗!”说完这句,她又带着哭腔骂道:“这么多年了,你要折磨死全家人才算完吗!”

在后面的交谈中,我得知女孩?#26377;⌒愿?#23553;闭,前些年被诊断了?#38047;?#30151;,父母带她去了很多地方求医,但症状始终不见缓解,尤其是上了初中后,她的病情更加严重,已经不能正常生活,经常无故就歇斯底里地哭,并开始出现轻生自残的举动,父母只好轮番请假看护她,怕她再割腕,平日里将家中的?#27602;?#37117;小心藏好。

在我告知女孩母亲,女孩服下的药物?#23545;冻?#36807;致死剂量时,在短暂的?#31561;?#21644;悲恸后,我看到她眼里有不易察觉的解?#36873;?/P>

洗胃结束后,我建议女孩的母亲让她住在重症监护室。百草枯损伤的主要器官是肺脏,使人逐渐丧失呼吸的功能,说白?#21496;?#26159;一个加长版的活埋。而百草枯同样有很强的腐蚀性,对消化器官的损伤也很重,虽说后面的治疗只是在拖延时间,但好歹能让她在最后的时间里走得没有那么痛苦。

“真的没得治了吗?”女孩母亲?#32954;实馈?/P>

“如果你们愿意博一下,可以考虑现在去监护室住院治疗,争取后面的时间,再?#24613;?#19978;百八十万,万一日后有了肺源,去做双?#25105;?#26893;,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。”

不同于既往那些心急如焚,不惜一?#20889;?#20215;也要治疗孩子的父?#31119;?#22312;被建议入住重症监护室后,女孩的母亲沉默得可怕,始终不愿表态。

在?#38480;?#30340;气氛中,女孩冷笑着开口了:“我活了14岁,这次总算可以做一回自己的主了,我不会去监护室再拖累你们的。”因为药物的影响,女孩口腔和咽喉的粘膜已经出现溃烂,再加上刚插过胃管,女孩说话非常费力,眼睛死盯着天花板。

母亲看着女孩的侧?#24120;?#19981;断深呼吸,眼神空洞。几分钟后,她重重点了点头,同意放弃后续治疗。久病床前无孝子,同样可能没有慈父母。

在签署文书后,我目送着母女俩离开了急诊室。

- END -

作者罗木易,医生

编辑 | 张舒婷

0
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?#38498;?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?#38431;?#25209;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?#24863;?#24687;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福彩3d今晚开奖号码
    <th id="1ptfl"><listing id="1ptfl"><dl id="1ptfl"></dl></listing></th>
    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    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    <noframes id="1ptfl">
    <var id="1ptfl"></var>
    <var id="1ptfl"></var>
    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    <th id="1ptfl"><listing id="1ptfl"><dl id="1ptfl"></dl></listing></th>
    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    <cite id="1ptfl"></cite>
    <noframes id="1ptfl">
    <var id="1ptfl"></var>
    <var id="1ptfl"></var>
    <cite id="1ptfl"></cite>